中国对澳投资断崖式下跌:2020会反弹,还是反转?,股票交易佣金是多少

股神巴菲特 股神巴菲特 05月12日 08:09


中国对澳投资断崖式下跌:2020会反弹,还是反转?

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5月12日讯 澳大利亚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FIRB)的最新年报中,中国资本出海澳洲的步伐再度大为放缓。

2018-2019财年,FIRB外国投资总申请额上升了679亿澳元,达到2310亿澳元。但中国对澳的新投资额从前一年的237亿澳元降至131亿澳元,降幅为45%,继去年之后再创2016年以来的新低。

从FIRB审批数据看,美国仍然是澳洲最大投资来源地,FIRB批准的投资额从365亿澳元增至582亿澳元。而中国内地则在2018-2019财年从第二大投资国变为第五大投资地,落后于美国、加拿大、新加坡和日本。

中国对澳投资断崖式下跌:2020会反弹,还是反转?


中美投资者“相向而行”

FIRB批准的外资投资行业分布(2017-2018财年、2018-2019财年)


中国对澳投资断崖式下跌:2020会反弹,还是反转?

来源:FIRB

据FIRB统计,2018-2019财年有一些行业的外资投资额下跌。跌幅最大的是农业、林业和渔业,投资额下降了6亿澳元至73亿澳元,矿业投资额下降了5亿澳元至169亿澳元。

2018-2019财年,服务业再次吸引了最多的外资,外资投资总额为760亿澳元。其次是商业地产,外资投资总额为730亿澳元。

2018-2019财年澳洲多个行业的外资投资都比前一财年有所上升。商业房地产领域的总投资批准额上升了335亿澳元至730亿澳元。制造业、电力和天然气领域的投资额上升了201亿澳元至367亿澳元。服务业投资额增加了128亿澳元至760亿澳元。金融和保险也投资额上升了3亿澳元至63亿澳元。

尤其是,在2018-2019财年住宅房地产外资投资额达到148亿澳元。这是自2015-2016年以来住宅房地产的外资投资额首次上升。

值得注意的是,FIRB数据中,隐藏着一个中国投资者和北美投资者“相向而行”的故事。

2018-2019年财年,FIRB的外国投资者购买现房的批准数量从2015-2016年的峰值5876个下降至1312个,投资价值从73亿澳元下降至17亿澳元。

同样,外国投资者购买新房的批准数量已从2015-2016年的26253个下降至2018-2019年的3986个,投资价值从576亿澳元下降至48亿澳元。

大量中国投资者“离弃”了澳洲房地产市场,取而代之的是来自美国的购房者数量激增。

在2018-2019财年,美国对澳洲房地产投资飙升至195亿澳元,是2017-2018财年的三倍多。仅次于美国的是加拿大,加国对澳房地产投资从21亿澳元跃升至133亿澳元。

相对于北美房地产投资者328亿澳元的“大跃进”,来自中国房地产投资从2017-2018财年的126亿澳元降至2018-2019财年的60亿澳元,几乎腰斩。中国内地在新加坡(98亿澳元)和香港(93亿澳元)之后,列居澳洲第五大房地产投资来源地。

在过去的两年中,香港一直是澳洲第四大房地产投资来源地,投资规模从28亿澳元增加到93亿澳元,增长了两倍多。

上周四,FIRB主席戴维欧文(David Irvine)在呈交给国会的年度报告中说:“从投资额上看,来自中国的投资申请数量有所减少,反映出中国投资额自2015-2016财年达到峰值以来一直呈下降趋势。

“这可以归因于一系列因素,例如中国的内部国内政策环境,包括对海外投资的严格审查和更严格的资本管制。”

在住宅房地产领域,中国内地投资者回撤的原因不仅在于中国的政策环境,还在于澳洲当地的因素,例如引入外国投资申请费,维州和新州的印花税加倍以及银行放贷条件趋紧等。

中国对澳投资断崖式下跌:2020会反弹,还是反转?


2020:反弹,还是反转?

本月安永发布了《2020年一季度中国海外投资概览》。2020年一季度受新冠疫情影响,中企海外投资延续下降趋势,全行业对外直接投资及宣布的海外并购额分别下降2.8%及78%。

高纬学习群众路线心得体会环球(Cushman&Wakefield)的一项新调查发现,预计中国大陆的机构投资者和开发商不仅会放慢对海外房地产市场的投资,而且会出售已收购的一些资产,特别是在新冠疫情引发诸多经济不确定性的情况下。

调查显示,这些投资者中有48%计划在2020年减少对海外市场的投资。

高纬环球(Cushman&Wakefield)中国对外投资资本市场负责人Jason Zhang说:“中国大陆投资者的活动主要受到中央政府的政策指导影响,加之信贷机构对房地产开发商和运营商的贷款收紧,我们预计,2020年中国大陆投资者在全球范围内将继续保持减少投资和增加出售的趋势。”

高纬环球调查:2020年你的海外投资计划


中国对澳投资断崖式下跌:2020会反弹,还是反转?

来源:Cushman&Wakefield

这是连续第三年准备增加海外投资的中国投资者数量下降,目前仅占受访者的13%。并且计划出售海外资产的中国内地和香港投资者数量超过了继续投资的投资者数量。

Jason Zhan认为,新冠疫情无疑也为中国投资者出海增加了更多障碍。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许多国家经济遭受重创,企业资产估值下降,为防止国外企业趁机抄底,收购本国关键资产和技术,近期德国、印度、意大利、加拿大、澳大利亚、西班牙、法国、美国等国纷纷出台投资规定,限制外资收购行为。

3月29日晚,澳财长乔什弗里登伯格(Josh Frydenberg)将重大外资收购案的审查门槛下调至零,确保在联邦政府进行审查后,可以阻止某些外资收购。

新修改的审查门槛也适用于农业用地收购。此前1500万澳元以上农业用地交易和6000万澳元农业综合企业交易才需要经过FIRB审批,尽管FIRB会对某些交易有一些豁免,但总体而言,新冠疫情危机结束前,绝大部分农业用地和农业企业收购都需FIRB审查。(详见《FIRB大幅收紧外资收购审查 敏感行业交易全部须经审批》)

由于审批数量上升,FIRB的审批过程050009基金净值现在可能需要长达六个月的时间,比疫情前的30天审批时间大幅增加。

农地中介机构Ray White Rural WA的负责人Steve Vaughan说,尽管澳洲农地市场仍保持相对强韧,但任何拖慢交易进展的因素都可能会影响市场。尤其是对卖家来说,他们不愿承担六个月的时间风险。

Vaughan认为,漫长的审查过程可能会使对澳大利亚农业投资对海外投资者的吸引力降低。

政府设置FIRB审查门槛的目的,原本是为因疫情而被迫出售资产和陷入困境的农场主和企业提供更大的安全和保护,使农田或农业综合企业将不会被投机的海外买家收购。

不过,随着自然条件改善和大宗商品价格强劲上涨,澳洲许多农场主和农业企业的财务状况较为稳定,外国投资者低价收购农业资产的机会并不多。

Vaughan说,现在本地买家在西澳市场中占主导地位,Ray White Rural WA很快就能将标的出售给当地买家,海外买家甚至都没有入局。而大约五年前,海外买家是该市场的主力。

联邦国会议员奥康纳里克威尔逊(O'Connor Rick Wilson)呼吁,虽然他支持政府对FIRB审查框架的修改,但希望FIRB能够优先处理1500万澳元以下的小型外资交易。

如果未来中资继续收紧在澳投资脚步,另一重影响因素也许来自国内。

南开大学跨国公司研究中心、国际经济研究所副所长严兵认为,疫情过后,中国的经济可能会出现阶段性的“向内发展”,原因在于疫情后的国内市场需要建设,需要大量投资,这时政府适当引导收缩对外投入的资源,暂缓经济“走出去”的步伐,也是顺利成章的预期。

(郑重声明: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对本文保留全部著作权限,任何形式转载请标注出处,违者必究。图片来自网络)


Tags: 投资中资FIRB新冠疫情经济

相关阅读